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客从大凉来

第96章 他配不上这千里剑意

客从大凉来 一只姜流儿 4181 2021-06-11 03:3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客从大凉来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悬泉飞瀑逆流而上足有十丈有余,在银龙心口处,那一柄三尺桃木剑显得格外刺眼。

  一场新雨落下,久久才歇,淅淅沥沥润湿了整座后山,两茶功夫后,流瀑缓缓倾泻,重归平静。

  那袭长衫被水汽染得通透,长衫很薄,被水一润后很轻易就能瞧见胸口那道细狭的剑疤。

  剑疤不算大,却极重。

  苏敛缓缓睁开眼,轻吐了口气:“有点欺人太甚了啊。”

  老头子望着那把桃木剑,狠狠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吹胡子瞪眼道:“简直是欺人太甚。”

  后山不算逼仄,却也不宽阔,水汽一氤,就很有几分湿闷了,苏敛抬手轻拂,拂散面前浓郁水雾,笑了笑道:“水汽这么重,真叫人喘不过来气。”

  老头子抹了抹胡子上的唾沫星子:“是挺闷的。”

  苏敛脸上笑意渐浓:“出去透透气?”

  老头子总算没有附和他了,只是轻声道:“再坐坐。”

  苏敛看了眼那柄桃木剑,剑尖入水半寸,横悬于空中,将一汪飞瀑切作两半,这般瞧去,倒颇有股子斩瀑开山的势头,很能唬人。

  老头子又重复了一遍:“再坐坐。”

  苏敛慢慢收回目光,咧嘴一笑很是听话:“也好。”

  大抵练剑的都有股子倔劲,身上那副铮铮傲骨很难拗得断。

  若是在山内悬上一剑于人举头三尺,也能忍得下这口气,甚至大有一副把脖子狠狠伸出去任君宰戮的不要脸架势,这就不太像练剑的了,简直没了半点锐气。

  苏敛并不是个听话的学生,更不是个修身养性的好脾气剑客,只是好歹老头子一把年纪了陪在这禁足不容易,得给些面子,所以两条腿多多少少就有些迈不动了。

  这般想来,其实自己也挺尊老爱幼的。

  苏敛眼睑微垂,没来由的笑了出来。

  老掌教眼观鼻鼻观心,盘膝而坐如同老僧入定,并没有听见。

  所以说,世上多得是求死的人,这并不涉及到什么所谓的看破红尘不念人间,仅仅只是单纯的求求你弄死我而已,三分任性,三分寻衅,以及用李富贵的话来说,还有四分去他奶奶的老泼皮。

  光头汉子回来的时候,有些诧异,先是偷偷望了眼闭目养神的苏敛,又看了看老头子,半响,无奈的摸了摸他那颗铮亮的脑袋说道:”不是个好相与的主,无量山这回多半不是来讲道理的。“

  苏敛没睁眼,只是嘿嘿一笑:“剑都快插我脑门上了,这还不够讲道理么?”

  光头汉子望了眼仍悬于瀑泉心口处的那三尺桃木剑,试探着问道:”要不我去挨顿打?”

  “冢里就属你最皮糙肉厚,兴许还真能抗下那家伙几剑,挨上两剑让人家气消了,这事也就过去了,我觉得可行。”

  老头子没有理会苏敛的阴阳怪气,只是问道:”老四呢?”

  “去了丘涂。”光头汉子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说是苏敛前辈点名让他去送个人。”

  老头子愣了愣,然后目光落在了苏敛身上,冷笑道:“在外面待久了,都学会算计剑冢了?”

  苏敛耸了耸肩,并没有接下这口黑锅:“丘涂离烂药谷有多远你不清楚?我只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罢了。”

  “那我还得夸你一声情种?”老头子笑声愈发冷了起来:”把老四弄走,好叫无量山的人来拆房卸瓦,那丫头就这么想看老头子我的笑话?”

  苏敛笑了笑:“不过区区一个练剑的,老剑仙您亲自出手相送的话,我想无量山不会不识抬举的。若是您自恃身份,学生我很乐意代劳。”

  “你今日动一下给我瞧瞧?”

  苏敛摇头道:“您不让出去我在这呆着就是,犯不着大动肝火。”

  老头子冷哼一声:“好个心思深沉的丫头,手里倒是耍的一把好剑。我话还就搁这了,苏家剑冢不可能移冢,想逼老头子我迁走?让她做梦去吧。“

  “再跟那个混账丫头纠缠不清,我连你一起揍。”

  苏敛面无表情道:“我不过是喊老四送她一程,你想得太多了。”

  “是吗?”老头子斜了苏敛一眼:“你是没见过女人还是那丫头给你下了蛊?这么乐在其中?行啊,你若真那么想出去,现在便可起身,老四不在了,这剑冢也确实没人拦得住你,可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苏敛不说话了。

  光头汉子小声的开口问道:“要不我去挨顿打?”

  “活够了?显你能?”

  见老头子的怒火烧到了自己身上,光头汉子瘪了瘪嘴,再不敢多嘴。

  老头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去把老三给我喊来。”

  光头汉子点了点头,却欲言又止。

  见老头子望过来,方才小心翼翼道:“三师弟说他在山里嗅到了千里剑意,想细品一品,这几日一直不见人。”

  老头子皱了皱眉,抬手一招,悬泉内半截剑尖激射而出,落在他掌心。

  将残剑攥在手心,老头子啧啧两声:“不留后路,做的可真绝啊,这也是那混账丫头教你的吧?”

  一旁的苏敛眉头一挑,并未开口。

  “这么好的东西,给老三可就有些糟蹋了,他可配不上这千里剑意。”老头子轻轻将剑尖弹了出去:“那混账丫头没个狗屁的写书本事,一步十算的功夫倒确实不差,周沽钧有知音了。”

  苏敛接过剑尖,在手里轻轻抛了抛:“我不过是找了个地方把它藏起来,谁晓得给老三闻着味了,他鼻子一向很尖您是知道的。”

  “呵呵。”老头子毫不留情的讥讽道:“你若有这脑子,当年也不会……”

  说了一半的话却终究还是被硬生生吞了回去,最后化作一声冷哼。

  苏敛手指翻动,那截剑尖便在他掌心翻滚环绕,带出点点剑芒,他咧嘴笑道:“是啊,我不过是个莽夫,难成大事。江湖险恶,给自己找个脑子,将来也好少吃些亏。“

  老头子没有听苏敛后面的废话,径直站起了身往外面走去。

  苏敛屈指一弹,然后将落下剑尖一把攥住,抬头笑着问道:“你不看着我了?”

  “我今日再惯你最后一次。”

  老头子没有回头,一步踏出,身后悬于瀑泉之上的桃木剑微微一颤,随后猛然炸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