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第111章 山中老道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戈也很帅 4415 2021-06-11 03:3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日暮时分,秦岭深山之中……

  一道漆黑裂缝凭空出现在一处山谷的虚无之中,随即只见一只云靴从中踏出,随着裂缝渐渐合拢消散,一道人影最终显露出身形。

  双足落入地面,陈泽环视一眼四周,随之将目光投注到身侧一座不到两百米的矮山上。

  这座矮山、这处山谷以及周围的一大片区域是他先前布置第二个魔力通道的所在地,也是他在世间播撒第一批灵种,让那张家爷孙仨得遇仙缘的地方。

  当初在此地,陈泽除了布置魔力通道使其落入地底深处之外,还摆下了一重相等范围的迷幻法阵,正是因此,张家爷孙仨那时才会有那般如梦似幻的感觉。

  现如今,陈泽便要将此处作为自己正式寄托灵魂于星灵之心的地方。

  真正寄托星灵之心不比适才他那番简单的尝试,他很清楚正式步骤绝对会闹出极大的动静,甚至远比他之前晋升高级学徒所造成的影响还要夸张十倍百倍。

  若是他在昆仑秘境中做这一步的话,毫无疑问会将整个秘境毁于一旦,所以……

  他必须得选择一个更加稳妥的地方。

  所以陈泽稍一思考便选取了这个之前有过简单布置的地方,也就是秦岭深处这个几乎杳无人烟的山谷与矮山。

  之所以择取此处,其实陈泽心里还存有着另一个打算。

  如今以他的境界和力量,做任何事情很显然都已经不需要再去过多的隐藏自身了,所以他便想着何不借自己这次寄托灵魂于星灵之心的举动直接在现实世界投掷下一块巨石?

  届时,让整个华夏、整个世界都因此而掀起惊涛骇浪。

  心中暗自思衬的同时,陈泽一转身,便抬步朝向矮山上行去。

  他的步伐不快也不慢,直到登上稍显平整的山顶,走到一块巨大青石旁,方才驻足停下。

  这座矮山的山顶不像其它地方,有些光秃秃的样子,除去他身前这块仿佛被削去一半又似乎有一半掩埋在土中的青石外,便再无余物。

  陈泽顿足之时,抬手一挥袖袍,位处此地的迷幻法阵便在瞬间启动,随即只见无数氤氲雾气迅速弥漫开来,将这方圆数百丈悉数掩盖。

  “要想将灵魂寄托于星灵之心,我还得再做两个准备……”

  陈泽负手昂头,心中暗自低语着:“一是再行推演仙道与骑士之法,借此再将我的巫师境界推进一些,二是布置下一重促进我沟通星灵之心的真灵法阵。”

  “而我要想借助此举在现实世界投下一块巨石,单靠寄托星灵之心所造成的影响不免有些突兀,我还应该……再去做一些前奏铺垫。”

  自顾自轻点了下头,陈泽没再多想,而是拿起挂在腰间的一只青色的葫芦,拔出塞子,精神力稍一牵引将里面的物件尽皆倾倒出来。

  塞子拔出时,便见葫芦口前面显现出一道圆形的漆黑通道,随即一块块金属、一个个魔石盒子从中一一落下,整齐陈列于陈泽身前。

  这葫芦材质似玉非玉、似石非石,其上遍布各色花纹,底部还留有一些云纹。

  这是陈泽先前在昆仑秘境中特地炼制的一件空间器具,作用与华夏传说中的那些纳物法宝相差无几,是他运用空间铭文将一方空间进行数重折叠后最终形成的。

  先前陈泽自秘境离开的时候所取的两样东西一是这葫芦,二便是此时仍旧安放于葫芦中的一柄剑器,而这些……

  都是他准备为自己装点门面,为日后塑造自家仙家高人形象所必须的东西。

  待所需之物尽皆落到身前地面,陈泽便将塞子拧紧,将葫芦挂回腰间,随即抬手一挥,魔力与精神力瞬间奔袭而出,将身前垒成一堆的金属与数十魔石盒子纷纷掀起。

  这些金属与盒中各色液体席卷到半空中,刹那之间,所有金属便崩散化作漫天粉末,紧接着开始与那各色液体渐渐融合起来。

  时过半晌,陈泽紧凝双目,只见身前半空所有的金属粉末与各色液体已经全部融为一体,化为一团五彩斑斓的浓稠之物。

  面色无波无澜,陈泽见其融合完毕后,立马催动起覆盖其上的魔力与精神力,控制着这团浓稠物分为一百八十份,随即将其牵引到早已预设好的布阵地点,开始运用这些材料勾画阵纹。

  迷雾之中,各个方位都显现出一团斑斓光彩,而在这光彩之中,一道道简单的纹路雏形则在半空凝聚而成,随之落入地底深处,不见踪影。

  矮山之顶,陈泽腾身盘坐于青石之上,双目微闭,以分散开来的精神力控制着每份材料同时勾勒真灵法阵的阵纹。

  五日后……

  每一份材料都消耗少许,斑斓光彩则稍稍变淡了一些。

  半月后……

  散发着五彩光芒的浓稠之物已然化为拳头大小,雾中斑斓光彩已微不可见。

  一月后……

  所有材料已然消耗殆尽,矮山方圆数百丈地面陡然一震,随即阵阵奇异能量游离而出,而盘坐于青石之上的陈泽则于此时骤然睁眼。

  “呼……”

  长吐出一口气,陈泽微微侧首,双眼目光仿佛穿过层层空间窥见远方一般。

  半晌之后,他才正身前倾,缓缓站起身子,而在起身之际,只见他的身躯与面容迅速变化,待到双足落地时,已然变成了一副短须黑发的中年道人模样。

  随即又见他腾身而上,身化流影纵入云间。

  …………

  武当山,真武观后殿……

  初秋时分的清晨,山上晨雾未消,宫观飞檐上凝有点点露珠,仅有些许微光破雾洒落。

  这时,一位须发皆白、身着青色道袍的老道士推开厢房木门,手执一普通茶壶缓步走到庭院一侧的石桌旁坐下。

  正身危坐,他不时拿起茶壶凑到壶嘴处轻啜一口,更多时候则都伸指在石桌上来回摩挲,似在写着什么,而看他恬淡神情,仿佛乐在其中,颇有些怡然自得之趣。

  时过数刻,薄雾渐消,一轮红日跃出东山,霎时朝云如火,光散天地。

  庭院之中,老道士壶中茶水已然饮尽,但却仍握在手中,手指也仍在石桌上不断勾划,就在这时……

  “吱呀……”

  一道推门声响起,老道士勾划动作顿时停下,侧首朝庭院大门望去。

  “师父……”

  两扇红漆木门被推开,随即只见一名中年道士走进门中,迎身向前来到老道士跟前,点头敬称道。

  “有什么事?”

  老道士见他唤了一声自己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疑惑问道。

  “……”

  中年道士微微蹙眉,忽而侧身指向门外,回道:“师父,观外有一个道人说是旧友,前来拜访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