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第207章 202你记No.2的仇和我01有什么关系?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为什么我是反派还自带吐槽役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柳广跃抱着女儿从房间走出、循着人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本来我我对这个事儿了解也不多,其实是不太方便出来说什么的。可既然王医生开了这个口,我当着大伙的面多问几句,也请大伙做个见证吧。围观的各位散着点站啊,知道你们爱看热闹听八卦了,可也别为了这个挤摔、碰伤了。有没有什么心脏病高血压呼吸病的朋友啊,这里人多,空气不流通,到时候又情绪高涨,没什么事儿别都围着哈。”

  周围病人不是见过南博图,就是觉得人家面善又好心,自觉退散了几步,都静下来想听听这个小伙子要说什么。

  “首先,今天医院这边这么大阵仗来,通知丁女士的长辈——也就是病房内的这位患者出院,是因为丁女士已经欠账,且无法支付后续住院费用;而丁女士觉得患者一旦离院,就很可能身体状况急剧恶化而导致死亡,因此认为医院的做法不通人情,并且怀疑主治的王医生有贪污受贿的嫌疑……双方的矛盾在此,这一点大家都没有异议吧?”

  南博图掰着指头,慢条斯理地问道。

  “可不就是这么闹起来的!”

  周围当即有人附和道。

  这话倒算是客观,就算是林天宇和丁玲儿也只能点头。

  “那么首先,今天财务有来吧?可以给丁女士报一下患者尚未结清的款项具体是多少吗?”

  柳广跃摇了摇头。如果不是知道南博图早和林天宇杠上过,他绝对看不出南博图茫然而好好先生的面孔下的那一丝厌烦和戏谑。

  财务小哥见终于有自己说话的时候,连忙翻出账本来报道:

  “丁女士未结清的住院款项,包括诊治费、西药费、手术费、化验费、检查费等,共计三千一百二十八元。介于患者病情,就算继续住下去,医院也只能提供保守治疗,预计后续每个月需缴纳一千元左右。”

  这年代,医院累死累活的普通医生,一个月也就能挣个两千五——要知道,医生已经算高工资的职业,想每个月拿出一千都不容易,更不要说还在到处打零工的在校大学生。

  “先不论王医生其他事情做得如何,让你们觉得他不负责任,但我想问问,他今天是第一次通知丁女士,费用无法缴清,患者是需要搬出住院病房的吗?”

  当然不是。无论是王友波还是住院部的其他医生护士,都曾经提醒过丁玲儿赶紧缴清费用,否则介时医院也无法讲求情面。丁玲儿之所以近来兼职更多,也正是因为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见丁玲儿摇头,凌耀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又“略带疑惑”的表情:

  “如此说来,丁女士至少三个月前就已经收到通知,并且至少欠了医院两个月的治疗费用……丁女士为什么会觉得医院这个时候才来请患者离开,是不通情理的事情呢?”

  林天宇当即青筋暴起,面露凶色,正要发作,便听凌耀一脸“无辜”地阻止了他:

  “别激动别激动,这只是一个单纯的疑问句,可不是反问句哇。我来得晚,大伙也听得七零八碎的,并不知道你们和王医生之间究竟有什么矛盾,是谁错了,还是有什么误会。话还是要说开来不是?”

  旁观者们纷纷点头。对啊!大伙来看热闹,可不就是想听他们和王医生有什么恩恩怨怨的吗?

  “当然是因为这位王医生,收受其他病人的红包贿赂,不肯积极为丁家爷爷治疗!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丁玲儿给她爷爷申请了疾病应急救助基金,这笔账照理应该被医院专账管理,用于治疗。可现在呢!这笔钱去哪里了,南医生!?”

  柳广跃背着女儿翻了个白眼。亲眼见证之后,他倒有些明白为什么林天宇只要一对上南博图,就会忍不住仇视对方、并且愈发失态了。

  毕竟当你自恃才高、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激情澎湃地“匡扶正义”“主持公道””时,忽然有一个同样的青年才俊站出来,一条一条纠正你言辞中的错误,有理有据、淡定从容,反而更显说服力,你也会感到相形见绌;而倘若你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便会恼羞成怒,继而将过错推到对方无端针对自己身上,甚至进一步怀疑对方的人品,为自己的仇视找到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

  林天宇的确是个非常有才华、有血性的人。可是相比之下,心性不佳,帮亲不帮理,又自视甚高——反倒像是埋没了他一身的好本事。

  他只能庆幸李海波没有和林天宇立场不同,还能得到几分信任和帮衬,否则……唉!

  而凌耀听了林天宇的话,却并不打算接这一招质问。去哪儿了?他哪知道!这种前因后果的事,只能让这些当事人自己先铺清楚了,他才能毫无顾忌地发话呐。

  因此他当即转头看向王医生,眼神里写满了“他在说什么啊?”“你不解释一下吗?”的困惑,反倒更显得林天宇愈发是在无理取闹地迁怒旁人了。

  凌耀这一转头,所有人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向王友波看去。

  【“满口胡言!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贪污了这笔款项?有证据,怎么不去政府投诉,不去信访举报,不去警局报案,偏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胡搅蛮缠!分明就是想混熟摸鱼,借机赖账!!”

  【友波刚开始还有几分心虚,听了林天宇的话,反倒涨红了脸,声势十足起来,

  【“哪里听了个名词就以为自己是行家了!我们当然替病人申请过应急救助基金。要是没有这笔钱,上个月的急救手术根本做不了!可这笔钱也不是随便就用的!

  【“应急,什么叫应急啊!那是急救的时候才能用!72小时内!你!把那个什么进一步……什么的通知,背出来给大伙听听!”

  【被王友波指到的实习生一愣,梗着脖子当即应道:

  【“疾病应急救助基金的使用要体现‘紧急、必须和基本’,不得用于支付超出疾病救治需要的不合理费用,不得用于支付病情平稳但长期住院治疗产生的非急救费用,不得用于经查实身份、有负担能力但拒绝付费患者的拖欠费用。”

  【“喏,听听,听听!我都已经说过了,你们家老爷子是胃癌晚期,而且本来就一身的老年病,我们再怎么治疗也不可能根治。手术过后的长期住院治疗,这笔资金是没办法帮到你们的!而且这笔钱并不在我们刚刚提供的账单上,你也还没有还!你们这样,让我们医院也很难做啊!”

  【可这样的话,在林天宇听来,根本是狡辩!

  【他听过丁玲儿的委屈和哭诉,早就把怀疑锁定在了王友波这位不顶事的主治医师上;利用黑市的消息渠道一查,果然查出这个人贪污腐败、收受贿赂的恶事。

  【丁玲儿会遭遇现在的一切,除了那些掉进钱眼里、不顾他人生死的追债者,便都是这位无良医生的错!

  【而这个无良医生,现在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自己开脱,简直是丧尽天良、罪大恶极!

  【至于处处和自己作对的南博图,他本着就事论事的原则,本并不打算为了这次的事情为难对方。可此刻,这个南博图竟然和一个这样的医生站在一处,试图迫害一对相依为命的爷孙,还要拿那些“大道理”堵他人口舌。看来对方虽然是世家子弟,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路货色!

  【“一派胡言的是你才对!分明就是你们把钱贪走了,现在还敢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再说了,就算真的用不上这笔钱,你们又有什么难做的?医院每天收费那么多,还有国家的补贴,难道免费救治一个人都做不到吗?我看你们根本就是想捂紧这些钱,好装进自己的口袋里去!”

  【看着这些人衣冠楚楚却面露冷漠的样子,林天宇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在周围人的窃窃私语和对医生们的指指点点中,一把抓住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南博图的衣领,

  【“每个人都有生老病死,为什么你们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呢!你们可是医生啊!医生治病救人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难道钱比人命还重要吗!你们的医德就是这样的吗?!”】

  (出自《都市医神》第199章-做一个医生该做的事)

  ……

  此刻,林天宇看起来怒不可遏。

  而更加怒不可遏的,“没有同情心”“没有医德”的凌耀。

  好家伙,他这还在蓄力呢,这人怎么就先开炮了?难道他就不懂得看周围人的眼色,一点都没发现群众的情绪早已经从盲目的偏向“弱者”,转变想怀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乃至是不是有病人想要“碰瓷”了吗?

  而且,尼玛的,你有啥冤屈,去揪王友波的衣领子啊!老子一个被招过来顶锅的炮灰,为什么要遭这种罪啊!!

  你是主角你了不起啊,蹭鼻子上脸的,欠债都可以不还钱了,你咋不上天呢?

  “林先生,医院虽然治病救人,可毕竟资金有限。林先生是神医,治病救人全靠一双手,自然不知道我们医院的难处——采购药品物资要钱,维护仪器设备要钱,水电费要钱,医护的工资也要钱。更不要说那些只能进口的仪器设备,亿字起步,上不封顶。

  “这些费用,医院已经出了大头,剩下的,自然要患者来承担。可这难道不合理吗?”

  凌耀怒极反笑,还“和善”地拍了拍林天宇的手,

  “当然,真是非要免费治疗一两个病人,医院还算承担得起。毕竟有时候,医生护士也会自发给患者募捐。丁小姐不也收到过这样一笔钱吗?可是啊,丁小姐似乎觉得并不满足。哪怕我们医院再三通知,也依然装作没听见一样,非要把患者留在医院里让医院倒贴钱。

  “等到医院被欠款欠得忍无可忍,上门请丁小姐接患者离开的时候,丁小姐倒是带着男人到医院来闹事,还自己哭哭啼啼起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欠了丁小姐多少钱呢。”

  “我……我没有想来闹事……”

  丁玲儿被凌耀这一通话压得满面通红。

  虽然她心里不曾想过故意让爷爷赖在医院住而不付钱,也不曾想带林天宇在医院闹事。

  可事情发展到现在,她所做的事情,那些板上钉钉、引人误会的客观事实,在外人眼中,她恐怕就是这样一个人。她的主观意愿,根本没有意义。

  “不想闹事,那你的这位朋友现在在做什么?大家眼睛可都看着呢。”

  凌耀指了指林天宇不安分的手,

  “我刚刚已经找人帮忙报警了。一会儿警察来了,这件事自然也是要告诉人家的。算不算闹事,那就得看警察们怎么说了。”

  在丁玲儿惶恐的目光下,林天宇愤愤地放开了凌耀,嘴上却还非要和凌耀呛声:

  “报警报警报警,就知道报警,除了报警你还会什么!”

  凌耀一面整理衣领,一面回了对方一个大大的微笑:

  “没听过电视和报纸的宣传吗?有困难,找警察呀。我占理,我受害,我会报警,不就够了吗?别的,警察同志会帮忙处理的不是吗?难道林先生遇到有人无理取闹,都是直接把对方揍一顿,从来不报警的吗?”

  这话让人怎么接?难道林天宇要说自己确实都是把对方揍一顿了事?可要是他说当然要报警,那不就承认了凌耀在内涵他无理取闹吗?

  “警察来了你也不占理!玲儿家里困难,他们已经这么可怜了,你们还要紧紧相逼,你们可真给我们医生群体丢人!”

  “可怜就要给她钱,可怜就要免费给他家治疗?凭什么啊?医院这么多人,难道就她最可怜,别人都不可怜?还是说林先生觉得,医院就该今天可怜你,明天可怜他,全都不收钱?医院就是开善堂也经不起这么折腾吧?”

  凌耀直接翻了个白眼,

  “哦对了,说到医生群体,林先生现在拿了医师资格证,自己开了店、赚了钱,确实可以说自己是医生了。既然如此,林先生怎么不捐点钱,给朋友贴补救急一下呢?

  “然后再给医院捐个千把万的,把这栋楼患者的治疗费用都包下来,如何?他们也都是‘可怜’人呐,如果能选,谁愿意生病呢?

  “就让我们也开开眼,看看以林先生为代表的‘医生群体’,到底是有多高尚吧!

  “反正我话已经说透了。你要是替这位丁女士交清了费用,我们自然会离开。否则一会儿警察一来,要走的就是你们。你们自个儿看着办吧。”

  旁边围观的人一听,对林天宇就更无语了——你小子要是个外行也就算了,你自己也是个看病收钱的医生,自己朋友家里有困难不出手帮忙,怎么还张口闭口就让别人大度点给你们免费治疗呢?

  他们一个个砸锅卖铁地把家里人送到医院来,也从来没厚着脸皮让医院免费给他们看病啊!

  而且人家都敢请警察来,肯定在法律上更占理!

  这下舆论更是偏向到凌耀身上去了。

  凌耀想要的就是这么个效果。和不讲道理的人说道理,又怎么说得通呢?就拿他们的逻辑,去攻击他们自己;等到要他们自己掏钱的时候,就知道肉疼;被要求免费了,就知道这“圣母”是多么难当了;被群众骂狠了,就知道自己多丢人了。

  不过林天宇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退缩”呢?人家可是主角,主角哪有“不占理”的时候?

  “说了那么多,我看你们根本就是不会治,不想治,治不好!否则又哪来的那么多借口!不就是癌症吗?玲儿,要是你愿意相信我,我来给爷爷治!”

  丁玲儿眼中含着雾气,柔柔弱弱地点了点头:

  “天宇哥,爷爷就拜托你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凌耀只觉得好笑:这小姑娘刚刚明明就是僵了一下,想来也是觉得林天宇在胡说八道,让人看笑话不说,还得罪了那么多医生。

  不过也正因如此,小姑娘也知道自己得罪了人,就算再把钱还上,医院这些医护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对自己爷爷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了。

  既然如此,与其继续苦苦哀求他们宽限时日,或者奢望林天宇低头帮自己给医院还钱,倒不如在林天宇本人身上赌一把。

  说不定那神奇的医术,真能把她爷爷治好呢?

  一个还在上学的女大学生,能顶住几十万欠债的压力,还能支持家里老人住了那么久的医院,这点精明自然是有的。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抹一抹眼泪,说几句漂亮话,就有机会救爷爷,当然要去做?

  不过,林天宇此刻只有“被柔弱女子全身心信赖”后的准备“英雄救美”的豪迈,哪会注意到这样的小细节?美人面前,他再顾不得藏拙,当即运转起功法,拿着银针走到老人面前,严肃地说道:

  “爷爷,我是玲儿的朋友,我也是个医生。我会对您施一套针法,稳住您的病情,等您出院后,我们再慢慢调养,您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老人有些懵懂地点了点头。不等凌耀问,旁边的实习医生便对他解释道:

  “老爷子这些日子已经不太清醒了,也就认得他那个小孙女儿。否则这么好面子的人,哪容得下这两个闹成这样,给他丢人。”

  既然林天宇不避讳,凌耀自然也不会客气于“偷师学艺”。

  他早知道林天宇“治病”的原理并非针灸本身,而是拿银针作为掩护一通乱扎,把自己体内的真气导入患者体内,直接消除病灶、增强患者身体机能。

  而无论是真气运转时在体内流动的方向,还是如何顺着银针进入他人经脉,乃至如何抽丝剥茧地消解病怀的组织、提升病人整体的精气神,这一切全都被凌耀看在眼中。虽然看一遍并不足以让凌耀马上学会这样的方法,但至少有了一个思路,一个已经被验证可以成功的研究方向。

  虽然林天宇这人不咋地,但他不得不承认,林天宇身上这个金手指,真的很诱人。如果这种法门能够被研究利用、大规模普及,当下许多不治之症或许便将不复存在。

  拿着这样的好东西给自己装逼用?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凌耀忍不住在心里叹息。

  林天宇手头做的倒是像模像样,可围观的人只觉得他是装模作样:开玩笑,那可是癌症晚期。要是随便扎两针就能治好,他们又何至于花着大把大把的钱吃药,还要到医院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化疗呢?

  不多久,林天宇收了银针。而老人的气色也的确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丁玲儿的眼中闪烁着泪花,快步走上前来,握住了老人的手:

  “爷爷,爷爷你感觉如何?好些了吗?”

  “玲玲?好啊,爷爷好啊……”

  老人颤颤巍巍地回应着。

  “爷爷,那我们回家吧。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们不在这儿住了,不给他们添麻烦了。”

  林天宇听了这话抿了抿嘴,似乎很不甘心于丁玲儿言辞中的退让,但终归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帮着丁玲儿把老人扶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门外是围观者们的闲言碎语,不是说他要面子嘴硬乱治疗,就是说他骗年轻姑娘害了人家老头子。似乎并没有多少人相信,他把老人扶出来,是真的把人给治好了。

  等着瞧吧,等他名声打出去了,这些人里不知道有多少会哭着跪着来求他!

  刚刚赶来的警察正在报警的小医生交流事情经过的声音,时不时地点着头。见林天宇他们要走,几个警察同志倒先松了口气。虽然配合医院让这种患者出院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可这事儿终归是得罪人的、让人看着不舒服的。患者家属能自己想明白,再好不过了。

  他们上来交代了几句,讲了讲相关的法律法规,希望丁玲儿和林天宇能够理解,林天宇也并未为难他们,敷衍地点着头,也不知道是真的不在意还是暗地里记了仇。

  正当他准备离开,却听见身后悠悠地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别走啊,钱还没交清呢。三千一百二十八,交完了再慢走不送啊——”

  林天宇转头,看着那张“得意”的嘴脸,咬牙切齿道:

  “南。博。图。这次我也记下了!等着吧!我跟你没完!”

  某个过完嘴瘾的实习医生转过身,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开玩笑,主角和南博图没完,和他凌耀有什么关系?略略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