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在柯学世界开情报屋

第346章 -345- 宫野明美的逃生计划(二合一章节)

在柯学世界开情报屋 姽噱曦 11866 2021-08-02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在柯学世界开情报屋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总之,这是需要你自己去判断的事,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丢下这么一句话,琴酒便先一步挂断电话。

  听着电话中相当干脆消失的声音,白川悠耸耸肩放下电话,盯着阁楼窗外的景色,思绪万千。

  琴酒这个家伙……

  也开始有些改变了么?

  不,与其说是改变,不如说他已经完全抛弃了迷茫,不再犹豫吧。

  毕竟最近组织频繁的进行内部斗争。

  身为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人,恐怕琴酒也想明白了。

  ——到底谁才是敌人,谁才是能够作为同伴的战友……

  白川悠将身体后仰,惬意靠在阁楼的单人沙发里。

  不过,即便如此……

  这个男人还是没办法坦率的说出“危险的任务要注意安全”这种体贴的话啊。

  毕竟,琴酒还是那个琴酒。

  从某方面来说,这才像他的性格。

  眯着眼睛看向从窗外斜射进来的阳光,白川悠缓缓让头向后倒去,仰望头顶的天花板。

  ……

  另一边。

  组织的酒吧据点中。

  琴酒扫了眼手机,将通话记录面无表情的删除后,没再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就这样站起身,准备离开据点。

  角落窗台上的中国菊散发着淡淡的芳香。

  楚楚可怜的蓝色花朵,显得太过娇弱可怜,与酒吧的充满西方风情的背景格格不入。

  等等……

  酒吧里有中国菊?

  琴酒不禁将视线在那上面停顿一秒。

  这花在日本叫作翠菊,一般是供奉在墓前的花朵。

  究竟是谁这么闲的蛋疼,把这种画风相差甚远的小花摆在酒吧里?

  琴酒轻皱眉头。

  无论是谁放的,这花所代表的花语,都似乎在向他传达某种奇妙的意味。

  ——中国菊的花语是信任之心与追思。而当花色为蓝色时,又被赋予了更深一层的含义,即“虽然相信你,但也担忧你”之意。

  想到这,琴酒不由看向身后跟着的伏特加:“伏特加,这花是谁放在这里的?”

  伏特加转头看了眼中国菊,然后老实巴交道:“大哥,这是昨天夜里克什瓦瑟派人送来的。”

  “里面我已经检查过了,没什么机关……不过放在这里的确是有些不便,需要我丢掉么?”

  “……”

  克什瓦瑟那张脱线的笑脸在他脑海中浮现。

  “不,就在这摆着吧。”

  琴酒摆摆手,沉默一会,才毫不在意的淡淡回道。

  接着,也不和伏特加继续说话,琴酒直接扣上黑色的帽子,遮挡住头顶的银发,向酒吧的门口走去。

  在门口处,他停下脚步,眼神朝着蓝色小花的方向略微转去,但却没有回头。

  ……

  情报屋。

  在阁楼休息一会,白川悠开车来到地下诊所。

  把车停在门口,开启【解析】能力,远远往里面看一眼。

  见诊所紧闭着大门,成实也没在诊所中,他掉转车头,在市中心兜了一圈,确定没人跟踪,也没人留意他的车子后,才把车慢慢开到了毒岛宅。

  不一会,他来到熟悉的小房间中。

  刚走进房间,就突然被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扑了上来。

  “汪!”

  “诶?才一天没来,这里的情况还真多呢。”

  白川悠感叹一声,没有躲闪,只是不动声色的护住腰腹,然后顺势被扑倒在地。

  这时,女人的说话声从里面传来。

  “这个声音……是白川先生么?”

  冈谷典子从客厅里探出头。

  在她的注视里,白川悠还在扶着汪汪叫的狗头:“好了,给我乖一点,再这样我就没办法和你的主人说话了。”

  而压在白川悠身上的狗狗似乎误会了他的意思,反而舔起他的脸来。

  对此,白川悠无奈的笑了笑,只能打量起这条狗的外貌。

  黑白相间的毛色,中长的体型。

  这是一条边境牧羊犬,特点是聪明,乖巧,高智商……不过似乎凡事都有例外啊。

  “果然是白川先生!”

  这时,伴随着冈谷典子高兴的声音,她从客厅小跑着迎了过来。

  而那条边牧也终于从白川悠身上爬了起来。

  “好久不见,冈谷小姐,你最近好吗?”

  见到来人,白川悠一边爬起来,一边随口问候着。

  冈谷典子听到,有些紧张似的回答道:“是!”

  “……真的好久没见了,白川先生,您是什么时候来这边的?我一点都没注意到呢。”

  “刚刚才来。”白川悠砰砰轻拍去一身的狗毛。

  虽然过程很麻烦,但他却并不介意。

  “我有点事来找成实医生,他不在诊所,所以我就过来这里看看。”

  “……说起来,成实到底干什么去了?他好像也不在宅子里吧?”

  冈谷典子正偷偷观察着白川悠的脸,为眼下的独处情况而窃喜着。

  见白川悠询问,才条件反射的回神,大声回答:“啊!成实医生上街去了,下午才会回来。”

  “不过他走之前,准备好了您要来拿的药……话说回来,我听说白川先生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别问了,问多了我都嫌烦。”

  白川悠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冈谷典子闲聊,一边把视线转向旁边。

  那里正端坐着刚才的边境牧羊犬。

  它此时刚好坐在白川悠和冈谷典子之间,似乎很开心的摇着尾巴,来回看着两人的脸。

  白川悠对猫猫狗狗之类的小动物,谈不上喜欢或是讨厌。

  反正让他养他绝对不会养就是了……

  猫和狗一类的动物,都属于不可控制的变量元素。

  白川悠喜欢把一切都规划在算计内,并不喜欢会产生预料之外行动的动物。

  而且,除此之外。

  养狗这玩意,他光是每次出任务之前处理狗毛,就够喝一壶了。

  毕竟一个处理不干净,很容易把身上的狗毛掉落在现场,留给警方破绽,顺藤摸瓜查到线索。

  所以他从来没想过要养毛茸茸的宠物。

  当然,如果是观赏用的爬宠,或是鱼缸里的金鱼,倒是勉强可以考虑一下。

  “话说,这里什么时候增加了这么个同居者?”

  想了想,白川悠抚摸着狗头,发出疑问。

  这只边牧他不认识,同时也没见过。

  不过他推测这应该不是什么野狗,而应该是有人长时间饲养的。

  因为这家伙的毛色相当干净漂亮,还带着个项圈……若是野狗,应该会脏的不成样子才对。

  冈谷典子这时摇摇头:

  “不是的,这是毒岛大姐最近养的狗,每天被放置在宅院里乱跑,偶尔就会跑到我们这里来蹭吃蹭喝。”

  说着,她蹲下身,抚摸着边牧的脖子。

  边牧立刻露出舒服的表情,伸出舌头享受着。

  冈谷典子又补充道:“对了,毒岛大姐说它的名字叫作德古拉。”

  “德古拉?”

  白川悠一听乐了。

  好家伙,给一条狗起吸血鬼的名字?

  毒岛最近这是彻底转型成功,成为大资本家了么?

  在他的注视中,冈谷典子点点头,然后对着狗子轻轻呼唤:“德古拉!”

  “汪!”

  “你看你看,白川先生,德古拉回答我了,它可是很聪明的。”

  冈谷典子笑着说道。

  可白川悠却只是点点头,含糊的嗯了一声,然后饶有兴致的蹲下身,蹲到黑白相间的边牧面前——

  “范海辛?”

  “汪!”

  “内瑟斯?”

  “汪!”

  “小橘?”

  “汪!”

  “柯南?”

  “汪!”

  “琴酒?”

  “汪汪!”

  笑吟吟的和狗子交流半天。

  然后,白川悠很开心似的抬起头,对冈谷典子坏笑道:“看来这家伙……似乎只要有人起名喊它,它都会回答呢。”

  冈谷典子:“……”

  总而言之。

  逗弄一番德古拉,连带着给它喂食一些香肠后,白川悠跟随冈谷典子拿到外敷药。

  接着,正准备返回,他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摇着尾巴,饱餐一顿还没离开的德古拉招招手:

  “德古拉,过来。”

  “汪!”

  狗子伸出大舌头,呼呼哈哈的跑了过来。

  坐在他脚边狂摇尾巴,像个唯命是从的小弟似的,十分听话。

  白川悠抚摸着狗子脖子处的长毛,漫不经心朝冈谷典子询问:

  “对了,你刚才说德古拉偶尔会往你们这边跑……那,里面那位有机会接触到它么?”

  说着,他压低声音,朝软禁宫野明美的房间扬了扬下巴。

  冈谷典子闻言,明显的一愣。

  然后才捏着下巴,有些迟疑的说道:“这……我也不太清楚。”

  听到这种语气,白川悠留了个心眼。

  对着狗子,他眯起眼睛,暗暗开启【解析】能力,扫描与演算一圈。

  在冈谷典子有些惊愕的注视里,白川悠露出淡淡的笑容。

  他把手伸到德古拉的项圈后面,从里面缓缓摸索出一张不起眼的纸条。

  ——纸条刚好被项圈挡住,再加上边牧一身浓密的毛,常人估计很难发现。

  “……”

  看着这一幕,冈谷典子沉默下来。

  而白川悠则是表情不变的展开纸条。

  看到上面用摩斯电码写出的“救命”暗语后,他轻轻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感慨:

  “嗨呀,宫野明美小姐啊……

  “真是一刻都不能让人松懈呢。”

  把纸条用打火机一口气烧毁,白川悠耸耸肩,示意冈谷典子把德古拉牵回去,向毒岛反应情况。

  而他自己则是站起身,在那之后径直走向宫野明美的房间。

  此时是白天,宫野明美正处于身体不受拘束的活动时间,可以在卧室里随意的行动。

  门是从外面上锁的。

  窗户可以从里面打开,但与外界隔着铁栏杆。

  缝隙很小,连人类幼崽都不可能通过。

  不过,这里是一楼。

  隔着栏杆低声呼唤,再用食物勾搭狗子过来,还是挺容易做到的。

  不带声音的走进卧室,看着窗户的构造,白川悠了然的笑了笑。

  宫野明美这会正扒在窗边朝外看,虽然表情跟平常一样,但她的眼睛却出神的盯着窗外的地面。

  她表面不形于色,实则心里在担心着纸条求救计划能否成功。

  ——如果那条边牧可以跑到戒备森严的宅子外面……说不定就有被人发现的机会,从而判断出有人被囚禁在宅子里。

  当她正这么思考时——

  突兀的一阵掌声响彻房间内。

  虽然很缓慢,但却是十分强劲的掌声。

  声音的源头在身后。

  “够可以啊,宫野明美小姐……”

  伴随着掌声一起的,还有一个清爽又淡定的声音。

  身后冷不防多了个人,宫野明美吓了一跳,连忙回过头去。

  果不其然。

  拍手和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川悠。

  在宫野明美的注视里……

  他斜靠在房门旁边,以十分佩服似的语气感叹,并持续给予赞赏的掌声。

  不过。

  结合此情此景,这掌声就全是讽刺了。

  “还真是不错的算盘啊,让在外面溜达的边境牧羊犬,带上你的求救纸条晃荡,赌他一手概率,看看能否将情报送到外面去……你别说,倒还真有一丝成功的可能性。”

  “……”宫野明美心里咯噔一声,目光微微闪烁。

  她没想到白川悠今天居然会来。

  本来,她就是打算趁成实医生不在,实施这个计划赌一赌概率的。

  现在看来,这个唯一的求救计划,貌似全被对方识破,也宣告失败了。

  内心花费半秒时间反应后——

  “你在说什么?真是蠢透了。”

  不管怎样,宫野明美打算立刻否定对方讲的话。

  见此,白川悠好笑的挑起眉,以明显带着嘲笑的语气揶揄:

  “宫野小姐,你有点急啊。”

  “……抖动眉毛再转移视线是你说谎时的习惯动作吗?”

  “什……!”

  “我姑且算是个情报商人,若是无法分辨对方有没有说谎,这行买卖可做不下去。”

  白川悠以冗长的话语不断说道,接着又耸耸肩,观察宫野明美脸上的细微变化,表情不变的继续开口: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已经让人,把寄托着你逃生希望的那条边牧带走了,估计你以后再想见到德古拉,会有不小的难度……”

  “哦,德古拉就是那条边牧的名字,怕你不知道跟你说一声。”

  “……”

  宫野明美稍陷沉默。

  在她夹杂着恐惧与厌恶的注视里,白川悠继续说话:“不过说了这么多……我这次来,其实是为了感谢你。”

  “感谢我?”

  宫野明美瞪起眼睛,下意识反问。

  白川悠露出戏谑的表情:“是啊,多亏你的准确情报,我才能顺利拿到广田正巳手里的软盘,上交给组织。”

  说着,还不等宫野明美想问什么,他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掏出一份早报,扔给宫野明美。

  那上面,清楚写着南阳大学广田教授在家被杀害的报导。

  宫野明美接过早报,一眼就看到这条新闻。

  顿时,大脑轰的一声。

  白川悠饶有兴致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变化。

  在这一霎那,他确认到宫野明美的表情,从惊愕,到阴沉,最后变为满脸怒容,抬头直视着他:

  “克什瓦瑟,你为什么要杀害广田教授?”

  “……我不是已经按你说的去做了么?!”

  “……”白川悠享受着宫野明美这种愤怒与悔恨交织的表情。

  同时他咯咯笑着,把双手摊开,无辜的说道:

  “我杀害他?”

  “……哎呀,宫野小姐你是看不懂日本语么?”

  “报纸上面可是清楚的写着,他是被自己的学生所杀害……事情的结果连警察都能作证呢。”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