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二次元 龙族之掌控雷电

第184章 头脑风暴·豁然开朗xinRemenxS.com

龙族之掌控雷电 云近我 6904 2021-08-02 03:46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龙族之掌控雷电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当天下午。

  卡塞尔学院,学生公寓内。

  窗户紧紧关闭,校园内的闷热气息全部被隔绝在外,那股紧张感仿佛也跟着闷热的气息被关在了外面,空调正在运转,23摄氏度的冷风呼呼的吹,路明非赤着上半身,肩膀处的伤口已经彻底愈合,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

  “已经没事了,子弹只是从你的肩头擦过,凭借你的自愈能力,一上午时间就完全好了,不需要医生也不需要护士。”

  陆俊站在他背后,检查过伤口后稍微松了口气。

  “本来是美好的一天,课也选了,导师也有了,本以为美好的大学生活即将开始,谁知道竟然来了这么一出。”路明非感叹道,“这真是人世无常啊,谁知道学院内竟然也这么危险。”

  “这次的袭击,有点像是在试探,既然没有达成目的,我估计短时间内应该是不会再来了。”

  陆俊沉默了几秒钟说。

  他转身,坐在路明非身后的沙发上。

  “真的吗?”路明非换上一身宽松的睡衣,“下午我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去食堂吃饭了,还是叫食堂的外卖送上门吧。”

  “调查不出袭击者,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袭击者像你说的一样是幽灵,另外一种可能,根本没有幽灵,只是人心在作怪。”陆俊幽幽道,“虽然看起来每个人都在帮我们,但从结果来看,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没说真话。”

  “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太可怕了。”路明非哆嗦了一下,“富山雅史教授会不会在说谎?”

  “你也想到了?”

  “这次袭击的关键就是苏茜学姐,围绕着她一定存在着某种形式的谎言,毕竟子弹是从她的枪里射击出来的。”路明非很冷静,耐心分析道,“要不就是苏茜在说谎,要不就是富山雅史教授在说谎,或者他们两人都在说谎!”

  “富山雅史教授说谎,这可以理解,毕竟他自己还在学院里,他担心自己的学生受到死亡的威胁,也担心像布雷西学姐那样的事情再次重演,所以屈服于校董会……但苏茜说谎是为什么?因为兰斯洛特吗?”陆俊随口道。

  “但会不会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他们都没有说谎,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当时在场上有人使用了言灵?”路明非犹豫着说,“某种……特殊的言灵?我们都发觉不出来的言灵?”

  他挠了挠头:

  “话说回来,言灵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们在学院内不可以使用言灵?俊哥你说自己可以使用的时候,凯撒和楚子航都非常惊讶。”

  “言灵……我的理解中,是一种超自然的能力。

  像是混血种,也就是龙族的后裔,会拥有这种被称作‘言灵’的超自然能力,其实质是通过龙文改变领域内的某种规则,从而达到想要的效果。

  你对这种能力的挖掘越深,所能改变的规则就越多,造成的影响和效果也越大。”

  陆俊解释道,“譬如副校长的言灵·戒律,经过埋藏在学院地底的炼金法阵的放大作用,将领域扩大到整个学院,从而造成的效果就是,在这个领域内的任何人都不可以使用言灵,这也是一种特殊的规则。”

  “这么牛?那副校长岂不是学院里最强的混血种?”

  路明非吃了一惊。

  “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个言灵,单纯就是以上克下,简单来说就是欺负小朋友,而且还借助了炼金法阵,才能达到这种夸张的效果。”

  陆俊耸耸肩,“面对血统超过他的,这种压制作用就微乎其微,而且他的压制是不分敌我的,这一点其实也算是副作用吧。”

  “也就是说,如果苏茜学姐和富山雅史教授没有说谎的话,那么凶手就是一个血统等级和俊哥差不多的混血种,能够无声无息的突破戒律的限制,从而让学姐把实弹认错成是弗里嘉子弹,还不留下任何痕迹。”路明非分析道,“这种级别的混血种……真的存在吗?”

  “当然存在。”陆俊说,“而且不一定是混血种,如果是龙王级别的初代种,做到这种事情绝对是轻而易举,但龙王又怎么会搞这种下三滥的偷袭手段?它直接出手不就……”

  说到这里,陆俊忽然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路明非好奇道。

  “如果它是刚刚苏醒呢?它目前的实力和状态还不足以横扫卡塞尔学院,所以只好本能的使用这种偷袭一般的手段来杀死对它威胁最大的混血种?”

  陆俊冷静分析道。

  “俊哥你的意思是说,有一只龙王混进了校园!”路明非睁大眼睛。

  “只是一种猜想而已,我们这不是在头脑风暴嘛。”陆俊无奈地瞥了路明非一眼,“但我个人觉得,更大的可能性,还是富山雅史教授或者苏茜学姐在说谎,又或者,凯撒就是幕后凶手!”

  “凯撒学长?”路明非吃了一惊,“为什么是他?”

  “你忘了吗?凯撒可是加图索家族的负责人,我听诺诺说,加图索家族是目前秘党内最强盛的混血种家族,不仅在校董会内掌握着很大的话语权,而且势力范围遍布全球,甚至在俄罗斯都有自己的基地。如果是加图索家族想要除掉你这个可能会威胁到凯撒地位的‘S’级混血种呢?”

  “可我觉得凯撒学长不是那样的人。”路明非摇头,“我的直觉一直都很准确。”

  “我并不是说凯撒本人是凶手。但在很多时候,作为继承人,凯撒根本什么都不需要做,他的手下、他家族里的人就会自动去帮他完成一些事情,这些事情甚至是凯撒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但他也身不由己,无法控制。”陆俊沉默了片刻后说道。

  “俊哥,你怎么好像很懂的样子?”路明非忽然笑了,低声问道:“难道你也来自混血种家族?”

  本来如果在平时,路明非是不会问出这种非常私密而且敏感的话题,但今天情况特殊,他受了伤,而且话赶话,他下意识地就问了出来,但问出以后路明非才感觉有点后悔。

  即便两人的关系再亲密,有些问题还是不能随便问的。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陆俊竟然点了点头,大方承认道:

  “没错,正是因为我曾经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所以才理解凯撒的苦衷。”

  “真的是吗?”路明非倒吸一口气,“所以咱们国内也有混血种家族?和欧洲还有北美这边有什么区别吗?我们那里的家族很多吗?俊哥,你是来自于……陆家?”

  他忍不住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没错。”陆俊先是沉默,然后点点头,“在国内,目前阶段下陆家应该是明面上势力最强的混血种家族,同样也和官方的联系最紧密,比如龙渊,像我父亲,还有我……都是其中的一员。

  我父亲陆天宇本人甚至就是龙渊训练营的教官,你可以理解为是卡塞尔学院的教授,专门负责训练和教导混血种。”

  “真厉害。”这次路明非没有追问下去,只是感慨了一声。

  他也知道,陆俊能把这种级别的情报告诉他,已经算是‘越线’了,再说下去,可能会出问题。

  他转头看了眼公寓外的校园,繁花锦簇,平整的石板路蔓延向远方,欧式风格的建筑随处可见,风景美不胜收。

  但在这美景之下,谁又知道隐藏了多少的秘密,多少的危险,多少的谎言?

  “其实,你很有可能也是出自于混血种家族,你的父母,你的先祖,应该都是很强的混血种,否则你的血统不可能是‘S’级。”陆俊深深的看了路明非一眼。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路明非大吃一惊。

  “我们国内的家族,还有组织,奉行的都是保密和低调原则,有些混血种家族甚至和普通人一样隐藏在我们身边,如果他们不说,那你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

  陆俊说,“你们家族,或许也是这种情况,你的父母,或许和我的父亲一样,都肩负着某种使命,某种责任……”

  路明非先是本能的想要反驳,但他眼睛眨了眨,忽然沉默下来,似乎是想起了某些过去的往事。

  “俊哥你怎么一下子跟我说这么多?”路明非轻声说,“我现在感觉脑子有点懵。”

  “因为我觉得你目前已经有资格了解到这些,并且也能保守住秘密,所以就告诉你,免得你一直云里雾里。

  很多事情,其实说开之后,也没什么。”

  陆俊耸了耸肩,正色道。

  “本来我还考虑着退学买机票的事,现在俊哥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我好像变成了什么传承古老使命的混血种家族后裔,就像是那种独自守护世界却无人知晓的超级英雄……听起来很酷!”

  路明非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我只是想说,比起我们的父母,比起更多默默无闻的人,我们所经历的只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没什么值得惧怕的。以前看蜘蛛侠,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陆俊笑道,“其实这句话很有道理。”

  “嗯……话又说回来,咱们加入哪个社团比较好?”路明非很快调整好了心态,脸上又泛起一阵轻松之色,“学生会还是狮心会?”

  “两个我都不想参加。”陆俊笑了笑。

  “那就不参加吧。”路明非深深吸了口气,“要不然,我们自己成立一个社团?我记得奇兰很早就说过这件事。”

  “可以考虑。”陆俊若有所思,“比起那些看不清心思的家伙,还是自己人最可靠啊。如果我们有一批自己的班底,做事情就不会总是孤立无援了。”

  “好!那我们找时间去跟奇兰商量一下这件事。”路明非站起身走向冰箱,拿出两罐可乐。

  本来他的心情还是沉甸甸的,被那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所压抑得心情沉重。

  但和陆俊聊过天后,虽然只是简单闲聊,但却也有一种雨过天晴的感觉。

  正如陆俊所说的,很多事情,只要说开了,其实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就是一次刺杀吗?

  身边人可能在说谎,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平时也经常说谎……这本来就是人之常情罢了。

  苏茜和兰斯洛特,还有富山雅史教授都有可能在说谎,但他相信,他们一定有自己的理由。

  至于凯撒和加图索家族的事情,那应该是凯撒的麻烦,而不是他的。

  还有校董会,虽然强大神秘而且对他心怀不轨,但那又如何?

  他身边还有陆俊,还有自己不知身在何处的父母……只要他们站在一起,携手前进,互帮互助,就算是校董会,那又怎么样?

  他们总不敢明刀明枪的针对自己吧!

  谁又不是混血种家族的继承人了呢?

  路明非如此想到。

  当人陷入低落状态中时,就很容易只看到悲观消极的一面,从而忽视了积极乐观的因素。

  虽然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很强大,但路明非同样有朋友,有导师,还有父母,他没道理惧怕什么,也没必要畏首畏尾。

  就算身处于重重迷雾之间,只要心中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那就永远也不会觉得孤独和迷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